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茶叶


躺在床上,我深深的吸了口烟,吐出的烟雾淡淡的飘荡在眼前的空间,似乎诉说着一份落寞。

  目光所及处,床前的柜子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茶壶。

  茶壶里装着茶叶,一种每逢过年的时候便会勾起我愁绪的茶叶。这是来自西湖的龙井,妻子知道我喜欢喝茶,但却并不知道我喜欢龙井的原因。

  「喂,你这人呀,怎么老是躺在床上吸烟。」耳边传来娇嗔的声音。

  我笑着说:「过年嘛……就吸一口呗……」

  妻子眯着眼,「不知道是谁答应过我一天只吸半包烟的?」我苦着脸把烟弄熄,「唉,真不知道我这一家之主怎么当的,连吸烟的权利都……」妻子凑到我身旁,柔声说道:「正因为你是一家之主,所以我才担心你的健康。这头家可是要靠你撑着呢。」我抚摩着妻子的长发,她并不是什么绝色佳丽,但却善解人意、温柔善良,绝对是个好妻子。

  「儿子已经睡了吗?」我问道。

  妻子点了点头,说:「说到睡觉,那小家伙可能受了你的遗传,一躺下就能睡了,嘻嘻。」我故意板起脸说:「我的儿子自然是有我的遗传,否则怎能长成这么帅!」妻子笑道:「得了得了,才五岁的小孩哪有什么帅不帅的,就知道臭美。」我一把搂起妻子,悠悠叹道:「我也不奢望儿子能发大财、当大官,只要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做个好人那我就满足了。」妻也满怀感触的恩了一声。

  很多时候,女人用鼻子发声比用嘴巴更为动人,更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

  我的手摸上了妻的屁股,轻轻的揉着那浑圆的地方。

  妻子脸泛红潮,呢声说:「昨天才……才做过那个,这么快就不老实了呀。」我细细的审视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眼角似乎已出现了浅浅的皱纹。这些时光的沟壑中满载着的都是操持这个家所付出的辛劳啊!

  「我爱你,老婆。」我深情的看着妻子说。

  妻子没说话,只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在这时候总是会闭上眼睛的,因为我总喜欢开着灯来干这事,为此她抗议了好多回。但妻在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女性,虽然不大愿意,最后还是顺从了我。当她闭上眼睛,那就意味着随便我折腾。

  我很快就脱光了彼此的衣服,妻子的皮肤很光滑,让我爱不释手。我亲吻着她的耳垂、脖子,还有那小巧的乳房。刚结婚时妻真的可以说是水准如镜,但经过我多年的滋润,现在虽然还是小巧,却也有点看头了。

  随着我的抚弄,妻那娇俏的身子渐渐变得柔软,呼吸也急促起来。我觉得她还是很享受的,却老是小嘴紧闭不肯呻吟出声。我前戏中场后戏都做足了,但她似乎一直没获得过书上说的那种失神般的快乐。这么多年来她连口交都不愿意,我逼得紧了,她就一脸凄凉的求我让她留下一点尊严。老天,这和尊严又有啥关系了?但每当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都是不忍心强求下去。

  或许在她看来,上床是一种付出,是妻子一种满足丈夫的义务。我对她说做爱其实是双方对等的享受,应该放开心灵尽情地发泄,但一直都不能扭转她的观念。

  我的小兄弟已经硬挺了,它并不太长,应该是东方人的平均水准吧。我扶着它,对准目标,一下子就没入了妻那温暖潮湿的私处。

  这几年妻子的阴道似乎紧凑了,我知道她看了许多教人在生孩子后如何保养的书,难道书上有教人收阴的?我问过她几次,但她老是红着脸不肯回答。

  我伏在妻子身上尽情的驰骋,听着她从喉咙所逸出的淡淡的呻吟。这样的事情已经做个很多次了,似乎已经变成了机械的重复。我抬起头,看到了那个装着龙井的茶壶,时间与空间似乎扭曲了,回到了十年前。我身下女子的相貌也在变幻,我心中狂叫了一声「茹!」便在妻子体内一泄如注。

  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本是要分配到北方一个贫困的山沟。但年轻气盛的我决心要闯一闯,於是我坐上了南下的列车,辗转中,我来到了深圳。

  深圳特区,全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地方,传闻中每一块石头都蕴藏着商机的移民城市。我本来是满怀鸿鹄之志,凭着自己那九十年代初还算吃香的本科学位,难道还不能在这城市中立足吗!?

  「对不起,这个秘书的职位我们只请女性。」

  「哦?你是管理系毕业的,但与我们的职位似乎专业不对口啊。」「恩,先生你先回去吧,我们有消息会通知你的。」「对不起……」快过年了,但我依然流落在深圳的街头,口袋里的钱快用光了,但还没能找到工作。难道我竟要沦落到去帮人洗碗吗?唉,前路茫茫,举目无亲,我真的把这个社会想得太简单了。

  夜色浓重,黑压压的天空笼罩着大地,也笼罩在我的心头。经过长时间的奔波劳碌,身体已经感到很疲倦。但我不想去睡,我不想回到那十元一个床位的狗窝。

  或许……或许自己南下的决定是错的……

  唉,找个地方逛一会吧。迷离的夜色牵引着我如同灌了铅的脚步,我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一个什么的物资交流晚会。

  在那里,我见到了茹。

  她是个来自苏杭的美丽女孩,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忧郁,让人怜爱万分。

  我在这个推销龙井的铺位前面停住了脚步,我的目光被眼前这天使般的女孩吸住了,不能移动分毫。

  茹察觉到我的目光,偷偷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脸上一红,俏生生的低下头去,低声说:「先生,这……这是高品质的龙井……如果……」我喝了一口她递来的茶,一种说不出的温暖直透心田,长久以来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我双手紧紧的捧着温热的茶杯,便像是捧着什么珍贵事物一样。

  於是,我认识了她,她叫茹。

  两颗年轻的心很快就飘到了一块。我和她一起吃最便宜的牛腩面,一起去山边数星星。让她偎依在我的肩头,嗅着那娇弱的身子传来的阵阵醉人的幽香。在最困难的日子里,是茹给了我继续拼搏的勇气,她和我携手走过了那段最崎岖的道路。

  「茹!我终於找到工作了!」我激动的嚷着,把她柔软的身子搂了起来转着圈子。

  茹俏丽的大眼睛射出欣喜的光芒,但随即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小宝贝你有心事吗?」我心头掠过一阵不安。

  茹把头埋入我怀里,呜咽着说:「我……我要走了……我要回杭州了……」「怎么?」原来,茹所在的公司认为在深圳的发展不理想,便准备撤销在这里的投资。

  而作为职员的茹也只能跟随回去杭州了。

  她肩头耸动,不停的抽泣,晶莹的泪花沾湿了我的肩膀。我茫然的站着,不知到该说些什么。只是双手紧紧的抱着她,感应着她的体温。

  在这简陋的出租屋里只有我和她,在这中国南部的城市似乎也只有我和她,即使是整个世界也只剩下我们两人,紧紧拥抱的两人。

  然而,我们所剩下的就只有这温暖的拥抱了。

  谁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要和茹相伴相随,永远的在一起!

  这时候茹突然抬起头,俏丽的眼眸掠过勇敢的光芒,「我……我……今天晚上不……走了……」「什么?」「我……我什么都交给你……」像蚊子似的声音在我耳边却是那么的石破天惊!

  「茹……你……」

  她静静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时已经不需要说话了。

  那晚的一切便像是梦幻般的不真实,我那炽热而又笨拙的手把她那套白色的连衣裙脱掉。她轻轻的颤抖,雪白的身体便在这充满诱惑的颤抖中渐渐暴露在我的目光下。

  她的肌肤很白,象婴儿般的柔嫩。碗型的乳房不是太大,但形状很优美。特别是那嫣红的一点似乎感受到我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已经有点发硬。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住它,好柔软,原来女人的身体便是这样的,手上传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我敢打赌世界上没有其他东西的触感会比这更优美。

  茹用双手掩着自己双眼,全身的颤抖更是厉害了。

  第一次接触女性的我实在太冲动了,只觉得小兄弟硬得难以忍受。没有做太多的爱抚,我便对着她迷人的花蕊乱捅。但这时候我连扶正位置都不懂得,加上如的双脚紧紧的闭着,弄来弄去就是不得要领。

  搞了半天,我终於分开了她的双腿,硬了半天的棒子总算对正了目标。茹似乎轻轻的叹了口气,或许在感慨将要失去的东西吧。在那一刻,我带着一种几乎是虔诚的心态,就像是要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好紧!我几乎挤不进去。茹「啊——」的叫了一声,似乎十分痛楚的样子。

  但我这时候的脑子已经被热血充满了,挺起分身便用力往里顶,虽然茹的私处还不够湿润,还是一下子便进了大半。茹发出一声惨叫,面色刹时变得苍白。

  一股难以形容的温暖与紧窄包容着我,要射了,我就这样抽动了几下便把精液全射到她的身体里去了。

  我和她的第一次,二十秒……

  虽然没经验,但我总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不应该这么快就……那时候我的脸色一定很颓丧。

  「对不起……」

  茹的脸依旧苍白,但却带有笑意。不是讥笑,而是一种充满关怀与包容的圣洁笑容。这时,她似乎便是观音大使般的美丽动人。

  那天晚上,我答应她等事业有了基础后,一定去杭州与她结婚。我们许下了永不分离的诺言。

  可是,等过了大半年,我风尘仆仆的来到杭州,打算实践自己诺言的时候。

  她却告诉我她爱上了别人,要与我分手了。只留给我一小包茶叶,我们相识时所喝过的龙井。

  我惊呆了,我实在不相信曾经的山盟海誓这么快便变成过眼云烟,我实在不相信温柔美丽的茹是这么善变的女人。

  但我没办法,在人地生疏的异乡,我没办法查探事情的真假。更重要的是性的尊严促使我不去纠缠,男子汉大丈夫拖泥带水的算个什么,分手就分手吧!

  於是,我回到了深圳,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很快就和她结了婚。

  令我意外的是,新婚后不久我又收到了茹寄给我的茶叶。每年一次,茹的茶叶寄了十次。她寄来的茶叶我总是要冲无数次,即使到了最后茶都变得象白开水般淡了,我都不舍得扔掉。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提出分手的茹要这么做。

  今年,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向妻子撒了个谎,说要去外地公干,但却去了杭州。

  我要再见一次茹,问一句为什么。

  但是我用尽了办法都找不到她,最后只找到了茹的妈妈,便请求她带我去见茹。

  茹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把我带到了墓地,告诉我说茹已经死了。从深圳回来后茹便得了白血病,为了不拖累我,茹假装跟我分手。

  天下雨了吗?怎么我的眼睛框被水沾湿了?天并没有下雨。

  茹妈妈的眼睛也湿润了,她叹道:「那傻孩子拜托我每年都给你寄茶叶,因为她永远都忘不了你。」下雨了吗?但是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天空已经崩塌。

  在茹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我竟离她而去。现在,我所剩下的便只有茶叶……回到了自己的家,我颓然坐着,心似乎已经死了。这时候,妻子走了进屋,说道:「喂,我帮你买了茶叶,是龙井……」 。

  我突然站起来,用力抱着妻子,紧紧的抱着现在所拥有的幸福。

  字节数:8561

  【完】

上一篇:情人在打电话,我在干什么? 下一篇:几年在网上猎艳见网友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