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催眠物恋】颜料


郭助教的床上,躺着两位美貌青春的女大学生。
  两人都有一对难得一见、傲人而饱满双峰,只是一个看来文弱清秀,而另一
个看来干练有主见。
  两人身上布满了做爱后的痕迹,身上三个妙处,都充满着男人黏稠的精液。
  然而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其中文弱的那一个,私处血迹斑斑,竟是第一次?
  (呵呵……接下来…该下一步计画了……)
  郭助教看着床上两具美好的胴体,对自己这么说着。
  说起来,这郭助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天才,他不只是个艺术博士,更拥有物
理、化学、心理学、室内设计……等近十个博士学位。
  但是,会读书不代表他的人生过得幸福、顺利。
  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再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甚至连暗恋的女人都
早已结婚生子,嫁给他一向看不起的小工程师。
  钻牛角尖的个性,最后终於让他发狂,他要夺回他的女人,夺回属於他的东
西。最后,他走入了催眠的魔咒之中。他发现,人类对光,或者说对颜色,会有
各种不同的感受。而把颜色进展到图形时,甚至会有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里头。再
配合各种灯光和摆设的设计,就可以让人在长久的接触下,不知不觉的接受这些
有意义的“意思”,就如同催眠的暗示一般。再加上他在颜料里加入了他所调配
出来化学药剂,那会散发出一种人类感觉不出来的味道,但是却会让闻到的人心
情放松,并更加容易接受暗示。
  他在画中加入了一些暗示,一些能改编别人的人生的暗示。
  然后,计画便开始了……
  在台湾的中部,有一个号称“台湾的东大”的美丽校园、佔地一百五十顷的
完全学校。
  纪筱雅是一个今年刚转学进来的转学生。身为转学生的她,理所当然没有多
少朋友。虽然不是说与班上的同学不合,但总是有种相处不来的感觉。幸好,这
是一座美丽的校园,而且是一座充满了艺术气息的校园。甚至在学校里,就有一
座规模不小的美术馆。喜爱美术的她,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放松自我,尽情享受
沉浸在美好事物中的感觉。
  「筱雅学妹!筱雅学妹……」
  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系上的学姊?杨佩婷,她是一个温柔、热心而且才貌双
具的学姊,虽然总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却如一个大姐姐般,常常担心纪筱雅这
个难以融入班上的转学生。
  「呵呵…佩婷学姊,跑慢点,我又不会跑掉……」筱雅轻笑的说道。
  「呼…呼……还跑慢一点呢,不把你叫住,你又不知道神游到哪去了……」
说到这,两人不由得一起轻笑了起来。
  「好了,别笑了,说正事呢……」
  「什么正事?」筱雅好奇的望着学姊。
  「这次系上转来的那个新助教准备办一个个展,所以要找几个学弟妹出公差,
要帮忙佈置,学姊这一组还缺一个人,学妹你看……?」
  「嗯……」筱雅侧着头可爱的思考着。
  (那个新助教啊……好像叫郭俊男还是郭俊龙的…长相蛮普通的…听说外面
评价很高…不过抽象画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见仁见智了……希望不要是个被捧起
来的绣花枕头……)虽然内心在思考着一些不怎么可爱的东西。
  「学妹……」
  看着佩婷着急的样子,筱雅更是装模作样的想了好一会儿。
  「嗯……三顿吃到饱,野宴级的!」
  佩婷听了一呆,马上讨价还价:「一顿,上阖屋级的!」
  「不行,至少两顿野宴!」
  「好,成交!」
  两人相视一笑。
  半个月后,这个简单的个展就佈置好了。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在学姊的领
导之下,大家很融洽的把工作做完。而筱雅也改变了自己的心态,虽然助教长得
普通,但他的画确实有其魅力,虽然不是很清楚其中的意境,但是所有组员还是
跟筱雅一样的爱上了这些画。
  一方面是因为喜爱这些画的关系,再加上这次个展从佈置、灯光乃至装潢,
都由她们一手包办,让所有人都像生出了小鸡的母鸡一般,即使没有轮到顾柜台
的班,也忍不住几乎天天来报到。
  这一天,轮到筱雅和佩婷一起顾柜台,到了正要打烊休息的时间。
  「嘶……」筱雅一边收拾一边深吸了一口气,感叹的说道:「呼……明明都
是同样的颜料味道,怎么是觉得这里的特别好闻呢…?」
  「呵呵……你那是心理作用……自己的儿子总会比别人好,费了那么多功夫
搞这个个展,不当她是儿子怎么行呢……?」
  「呵呵…那倒也是……」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收拾,很快就做好了一切,可以准备回家了。
  「咦?老师,你怎么来了?」
  听到佩婷惊喜的声音,筱雅回头一看,果然是郭助教。
  「呵呵…你们两个明后两天都放假吧?」
  两人齐齐点头。
  「其实这次因为空间的关系,还有几张图放在老师台北家里没摆出来,老师
等下要回台北一趟,问看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佩婷爽快的答应了。
  (可是…就两个孤身女子跑去老师家……)
  筱雅心里疑问刚升起,马上一股强烈的想法冲击她的脑海……
  (…!老师……对……!………相……!)
  「呜……」剧烈的感觉让筱雅不由得呻吟了出来。
  「筱雅,你怎么了?」佩婷马上关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接着筱雅又迷惑的呢喃着:「我刚刚…好像在想着什么
……」
  (啊…!对了……我刚刚在想,这么晚了去打扰老师,会不会不大好?)
  不过想去看老师的画的欲望压过了一切,筱雅便按过不提。
  到了停车场,郭助教贴心的让两个女孩子坐在后座,微笑的说道:「你们两
个今天顾柜台顾了一整天,都累了吧?今天让老师充当司机,你们两个先在后座
睡一下吧?」
  两女欣然接受。
  上了车,筱雅舒适的坐在后座,闻着车上淡淡的香水味,听着老师放的不知
名的音乐,不可思议的居然有种如同回到母亲怀抱一般的感觉,让筱雅很快的睡
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筱雅只觉得若能永远这样维持下去,是件多么美好的事。但
是要维持什么呢?她不知道。
  「筱雅,筱雅……」
  「呜…」
  「筱雅,已经到老师的家了喔,你该起床了喔……」
  「嗯……」
  筱雅还有点迷糊,但一下就清醒了起来。
  「咦?学姊,你什么时候跑到前座去坐了啊?」
  「呵呵……你这小睡猪,刚刚开到一半到休息站休息的时候,我看你睡得跟
死猪一样,我又睡不着,就来前面陪老师聊天啰……」
  一行人边聊天边走入屋内,那是一栋在湖边的透天别墅。
  「咦?学姊,你身上怎么有一股好好闻的味道?怎么嘴巴也有?你刚刚吃了
什么吗?」
  佩婷闻言脸色一红,只是含糊的敷衍着:「呵呵…这是学姊最近发现的一种
养颜圣品……等下再介绍给你吃……我们先进去吧……」
  筱雅不疑有她,赶紧跟着学姊进入屋内,却没发现学姊的内裤早已不翼而飞,
内里更注满了一股与学姊嘴里味道相同、白色而浓稠的液体……
  进入屋内后,学姊先跑到了别的房间去,似乎是要换衣服。
  (奇怪?学姊有带衣服来换吗?)
  但是想看老师的画的欲望实在太过强烈了,顾不得其他,筱雅先跟老师去看
他没发表的画。
  一进入摆画的房间,筱雅就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感觉,从视觉开始,冲击她的
意识。整个房间,从灯光、摆设、装潢直至画本身,完美的融为一体,彷彿在叙
述一则攸远的诗篇,那内容,彷如可以吟唱出来……
  「我绝对相信老师…」
  「老师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我的身体、心灵乃至灵魂,都是属於老师的……」
  「老师是我生命中的一切,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取悦老师……」
  不知不觉中,筱雅口中低声叙述着这些内容,但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对画的感
动,完全没意识到,她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出卖了她的一切,给那个被他称作老
师的男人。
  「……你将……,…把……,…走………」
  耳边,似乎听到老师说了很多话,但是筱雅的意识却没听进一句,她知道这
样很没礼貌,但房里的画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大到让她无法自己。
  筱雅终於发现只剩她一个人在这个房间中。虽然她还想继续欣赏这些画,但
她的内心总觉得有些事要去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事。她走出了房间,屋外的
灯光色调似乎变了,但又好像没变。她彷彿感受到一段段的讯息涌入脑中,但又
好像什么都没有。她决定顺着那种感觉走。就像曾经做过了无数次一般,她顺着
走廊,弯了几个弯,走进一个房间中。
  房内摆满了无数衣物,但是筱雅熟练的打开其中一个柜子,拿出了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cos 朝比奈实玖留的女仆装,紧身的束腰完美的突出筱雅那对雄伟
而饱满的F cup 巨乳,诱人的迷你裙,更将她那对修长、性感的双腿裸露出来。
虽然顺着感觉穿了这套衣服,但是筱雅的心里一样感到极度的害羞。
  (这…这套衣服…怎么……怎么设计成这样……好像要叫色狼来侵犯似的…
…)
  少看小说漫画的筱雅当然不知道,从某方面来说,这套衣服确实是设计来让
人侵犯的。
  虽然害羞,但是筱雅还是继续照着感觉给她的讯息走,她觉得那会是她人生
唯一的意义。
  害羞的走出房间,继续走着,筱雅并没有发觉,从她把小裤裤脱下后,她并
没有再穿上另一条。
  「啊…!」
  走到了目的地,打开门,老师和学姊正在沙发那看着电视。
  两人对筱雅的穿着没有感到任何讶异。
  而筱雅也没有对老师和学姊正在做的事感到任何疑惑。
  或者说,把所有的疑惑正常化……
  (嗯…学姊怎么只穿着一件衬衫,胸罩和小裤裤都被看到了……)
  (呜……是了…屋里有点热呢……学姊这样穿也是正常的……)
  (学姊跪在老师面前…好像在做什么……)
  (啊…是了…学生跪在老师面前,驯服的听从老师的指示…是件正常的事…
…)
  (呜…学姊正在做什么呢……她用嘴巴舔着老师胯下那根长长黑黑的东西…
…)
  (是在做什么呢……?)
  室内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氛,让筱雅静静的看着学姊的动作。
  她看得很专注,就像学姊服侍老师一样的专注,看着学姊一下用手,一下用
口舌,一下又用她胸前那E cup 的巨峰夹住那一根长长黑黑的东西,彷如身感同
受。
  「呜……」
  过了好一阵子,老师好像感到很舒服,从那东西里喷出了许多白色黏稠液体。
  「呼……」
  这时老师似乎终於注意到了刚走进来的筱雅。老师等待佩婷用嘴巴将他的下
体清理乾净,在佩婷耳边似乎说了句什么,佩婷便脸色一变,双眼茫然的直视前
方,然后郭助教便不管她站起身来,走到筱雅身前。
  (老…老师走过来了……)
  (老师的身体……有股好好闻的味道……好想一直闻下去……)
  (老师…老师对我笑了……)
  筱雅紧张的看着身前正微笑着的老师。
  「筱雅,你的妈妈是不是叫张怡雪,曾是XX大学XX系……」
  筱雅虽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知道这些,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嘿…」老师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果然没错……」
  筱雅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为什么会笑,只觉得老师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她,
让她陶醉在其中。
  「啊…老师……」
  老师伸出他的右手,隔着衣服把玩着筱雅雄伟的乳房。
  「怎么?不喜欢老师这么作吗?」
  「不…筱雅……筱雅喜欢老师做的一切……」
  「那老师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老师…老师正在摸…摸筱雅的……的…胸部……」
  「不对,老师正在摸母狗筱雅淫贱的大奶子!」
  「老…老师正在……正在摸母…母狗筱雅…淫贱的大…大奶子……」
  筱雅羞红了可爱的小脸,虽然老师要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这么下流的
话,还是让小雅感到极度的害羞。
  「哼…果然是遗传吗……这对用来勾引公狗的大奶子……」
  「屋里的画!」突然,筱雅听到老师说了什么,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看着
筱雅眼神茫然的看着前方,如同一个精緻的洋娃娃一般,郭助教确定她又一次进
入了催眠状态。
  「呵呵…」郭助教得意的看着他的战利品:「没想到真的能够成功……」
  「不过第二个实验品而已……就已经熟练得近乎老手……」
  「人要堕落,果然是如此的简单啊……」
  郭助教微笑的看着两个美女,就这么茫然无助的直视着前方。他享受着这种
掌握一切的感觉。
  她们将会柔顺的服从他。她们将再不会背叛。她们,是属於他的!
  一个礼拜后,这天又是筱雅和佩婷轮班。
  那天过后,筱雅约了她的姊姊和妈妈一起来看这个她们一起精心佈置的个展,
果然姊姊和妈妈也一起爱上了老师的画。
  而令人惊讶的是,妈妈和老师以前居然是大学同学,还同班了四年,不过两
人没什么交集就是了。
  从那之后,姊姊和妈妈天天都会跑来这里看画展。这不,她们两人又站在那
里看了。
  「妈,姊,美术馆该打烊了喔…」
  「嗯……」
  两人都沉迷在画中,舍不得离开。
  「妈,姊,其实老师还有些画放在台北家里,你们要不要去看?」
  两人忙不跌的点头。
  (果然老师的画美好得会让人沉迷呢,才一提马上就急着答应,都不懂得考
虑其他的事了呢……)
  接下来,由学姊开车,四人一起上台北。
  一上车,筱雅就开了一个隐密的机关,让后座充满老师所调配的药剂,并打
开音乐,这会让坐在后座的妈妈和姊姊更加的服从,只服从於老师……
  (嗯……晚上…老师又会多两只听话的小母狗了呢……)
  (真期待…当我跟姊姊还有妈妈都脱光了衣服……翘起我们那淫荡的小屁屁
……老师会用他的大棒棒先肏谁呢……?)
  筱雅相信,这个问题很快她就会知道了。而且老师的母狗,也将会越来越多。
不管是系上的美女老师还是系上学生,亦或者这些人的家人朋友,她们都将只会
有同样的一个命运。成为老师驯服而可爱的小母狗……
  这是我从催眠物恋中找来的,也忘了题目了,所以直接写催眠物恋了。
  这是写邪书的魔月以前的作品。
那样应该有下文吧,倒是想看看会发展成什么样...虽然结果只有一样是啊,后面怎么没有了? TJ不好玩也。LZ加油哈这篇文章原名到底叫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关键是没写的,半吊子那样,很不爽··看的正兴奋时发现没了·那么好的一个题材,那么好的描写手法,那么好的剧情布局··就这样没了,实在让人惋惜文章描写得有点乱,需要很专注才能理解,
但往往都在吊胃口,唉!想看下面的,怎么老是这种写了一半的文章,哎。真的是哈文章啊,可怎么没有下文了,太遗憾了文路写得貌似很混乱的样子...有点看不明白...怎么没有结局呢?没有结局可是相当的不好哦这真是一篇写得很不错的文章啊,失恋的人为了要报复,进行了这么多准备,从身边的人一个个入手,终于要达到自己报复的目的了,不过有点可惜就是没有说到后边的情节发展,如果能过对催眠了的报复对象的报复过程进行描写就最好了
操老师影院,传奇色影视,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伊人成人影院

上一篇:【Message】作者viexox 下一篇:【被轮暴的瑶瑶】完作者hangcheng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