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好友的继母


 我叫阿庆,我的父亲在我九岁时因车祸去逝,身为独子的我便从此和妈妈俩人相依为命。

  记得升上国叁的那个暑假里,小龙神秘兮兮的,拉了我到他家去。到了那,映入眼帘的第一件物品,就是他从抽屉里拿出的那卷录影带。 「阿庆,看!我老爸的,今天有你爽的了。」小龙兴奋地对我说着。

  随即,他就放了那卷录影带。内容是描述一间性诊疗所,专治性冷感的男人。看着萤幕内的男男女女不停的活塞运动,我的小弟弟顿时充血成一红火山,随时随地就要爆发!当天夜晚,回到家中,我依旧兴奋不已,打了数次的手枪方能入睡。从此後,我便常去他家看A片。

  我和小龙是从幼童时代就是很要好的死党,为此,他还特地配了一个他家的锁钥给我,以方便我到她家看他老爸收藏的A片,整整有两百多部啊!我似乎每天都跑去看,直到他那韩国继母回到来台湾…小龙的父亲似乎特别喜爱韩国女人,因此小龙的生母与继母皆为韩国人,小龙 则是中韩混血儿。话说小龙的继母因为不习惯台湾的气候,所以一年有一半的时间是住在韩国。不过她生得可漂亮了!有着东方气质的脸蛋,配上玲珑有致的身材,及肩的秀发,年龄虽过叁十,但可谓之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尤其是她那丰挺的双峰,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

  这天下午,闲着没事,便跑去找小龙。按了一会儿门铃,没人回应。「咦?没人在家!好久没机会看A片了,不如趁这个时候…」我一边自说 ,一边拿出锁钥开门而入。其实,我更喜欢一个人,可以看着A片,一边打炮。

  今天看的是关於一个男孩被他邻居太太诱惑的故事。看 、看 ,心跳加速,大老二硬蹦蹦的,又在别人家中打起炮来,这种做坏事的感觉真令人兴奋。

  看完了一片,觉得还不够瘾,便又到他爸爸的房里看看有没有新的A片。我到处找寻,书柜、床底、桌抽屉,最後检查衣柜,当我打开里面其中一个小抽屉时,眼睛突然一亮。哗!是小龙继母的小裤裤!

  望感觉体内肾上腺素的分泌,双手微微颤抖地拿起了一件,那是一条触感非常好的丝质红色透明内裤,摊开在掌中,蕾丝的花边,配着碎花缀饰。我深深地嗅了一下,真是令人陶醉的香味啊。嘿,不如也让我的小弟弟感觉看看?

  二话不说,立刻就掏出我肿胀已极的肉棒,享受着摩擦女人内裤的快感。感动之馀,我又拿出黑色丝质与白色棉质内裤,戴在头上与含在口中,尝尝咀嚼女性的滋味。

  我索性躺在床上,享受着这一切,手部迅速的抽动着大老二。「喔~喔~喔~」 到了最高点了!很快的,白色浓稠液体射在叁件内裤上。当还在意犹未尽, 想来第二发时,突然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

  糟糕!一个箭步我迅速地关上衣柜,第一时间抓起那叁件内裤躲到床底下去。谁回来了?啊……竟然是小龙的继母!她似乎疲惫已极,进房间後,脱下了耳环和手饰後,倒头便睡。

  这时床底下的我,感天谢地,盼十分钟後待她沉睡什,我便可离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静悄悄地从爬出床底到门边,正欲离去时回头一看,哗!真是美景!小龙的继母侧向我躺着,黑色的套装配上黑色丝袜,稍稍露出的叁角裤底与乳沟,让我原本惊吓过度而疲软的小弟弟立即成了顶之欲出的大肉棒。

  真爽,赚到了!我竟然蹑手蹑脚地爬回到了床边,慢慢把手适探性地放到她的身子轻摇,发现她轻轻地打鼾着。在确定她熟睡後,我便大胆地将右手在她的美腿上慢慢地摸着,从脚背到小腿到大腿根部,来回轻轻抚摸着。另外的一手也没闲着,朝向她的双乳进发,由乳沟的方向慢慢伸进蕾丝胸罩内,朝乳峰迈进。当我终於摸到如黄豆般大小的乳头时,正为感动之馀,小龙的继母忽然将身子侧动了一下,我急忙连人带滚的翻入床底。

  我躺在床底下,静静聆听了一会儿。还好,好像没被惊醒。我回想着刚才留在手上的触感,心脏跳个不停,老二简直要冲破了裤子。能摸到她那硬挺的乳头真令人兴奋!

  我再次的爬了出来,重新做秘境探索。这一次,我把硬挺的肉棒给掏了出来,让它在外面抖 ,吸一吸清新空气。小龙继母现在的睡姿是脸部仰上,手脚摆了个“大”字平躺 。我於是轻轻地、慢慢地将她的双脚张得更开。

  嘿!看到了黑森林的影子了!我小弟弟似乎也看到了,正在上下的抖动 。我将小龙继母的右手掌,轻轻摊开,然後让它握住我的肉棒,我的右手则在她的黑森林与阴户外游移。小龙继母似乎被我摸得有点反应,我的肉棒正被她柔软的手揉搓着,我就趁机把肉棒来回地抽动着。 「喔~喔~喔~好爽啊!」我微微的呻吟 !

  突然小龙继母的手甩了一下,放松了我的大肉棒,她要醒来了,我立即快速地溜入床底。但已经快要射出来了,哪能松懈?我便将口袋中的叁件内裤拿了出来,套在肉棒上,手部迅速的抽送着,没到一分钟就到了最高点了!白色精液又再次完全射在叁件内裤上了…在此同时,小龙的继母已苏醒过来,她似乎感觉到有点儿奇怪,却没发现我的存在。可是,看样子我是无法在短时间内离开这里了。没停的打了叁连炮,好累啊!既然无法离开,便昏沈沈地睡着了~在睡眠中,我梦见刚才的好事被人发现,而惨遭小龙全家痛殴。我吓得全身冒汗,突然惊醒来,发现四周已完全黑暗。由於房里已开有冷气的关系,只觉浑身发冷。待了数秒,眼睛较为适应,看看表,原来已过午夜十二点了。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深怕梦境成真,我急欲脱出此地。在确定四周无动静後,我慢慢爬出床底,轻轻的开了房门,在走出前瞥了一下床上,原以为会有两个人,却只见到小龙的继母一人正熟睡,她还真他妈的会睡啊!她似乎不想受到干扰,眼部挂有安睡的眼罩,身上盖 颇为厚重的棉被。

  我溜出房门後,发现小龙的房门半闭 ,他正睡得像一只死猪。我快步走到大门口,正想拿出锁钥开门而出,伸入口袋时,却摸到那沾有我精液的小裤裤。突然间,心里头又浮起一个邪恶的念头!不过在这之前,得先打个电话回家,不然妈妈准会报警的。我走进小龙家客房内用电话,我欺骗妈妈自己将在朋友家过夜。放下电话时,还可清楚听到忧虑多时的妈妈传来的臭骂声!不管那麽多了,我赶紧悄悄地走回到小龙继母的房间去~看着小龙的继母只露出嘴唇的模样,我的心跳愈来愈快,小弟弟又渐渐地爆出青筋。我慢慢欺身到床上,小心翼翼地掀开那厚重的棉被。哗!好极了。肩带式的黑色丝质亵衣,配上黑色棉质针织的花式镂空内裤,无异又给我小弟弟一个沉重的冲击力,真令人难以消受!

  我在深灰暗中,脱下了裤子,一口气钻入厚重的棉被里。侧身对着小龙的继母,思考要如何享受这个大餐。我将我的中指放入伯母的嘴中搅动着她的舌头,再放回我的口中品 她的香涎。我把双手移至她的细腰间,拖 亵衣尾端慢慢往上移,随着亵衣的拉高,终於一双手扶握上伯母的胸部。我轻轻地绕圆来回搓弄着,再以嘴轻轻啜着她的大奶,并顺着乳形做一次完整的舌行。然後,就以舌尖舔弄 那两粒深色乳头使它们硬挺突出。我感觉到小龙继母的身子微震了几下,但我的嘴并没因此而停顿,继续吸啜伯母那已沾染我唾液的丰胸。

  再来,就是我日思夜想的黑森林里的蜜穴了!我的手慢慢地推开小龙继母的双腿,把手轻压於那神秘的黑色地带,夹杂那触摸黑色棉质内裤的快感,仔细地揉搓着她的外阴唇。渐渐地,那两片肥厚的肉唇愈来愈湿,竟然润透棉质的亵裤。突然,小龙的继母一把抓住我的手呻呼 :「啊~亲爱的,别这样啦!嗯~嗯~嗯,今晚可以不要吗?」她吐出那浑重的韩国腔来时,真把我给吓了一大跳。定下神来,寻思她的态度并不是很强硬,而且还以为我就是小龙的老爸。好吧!一不做,二不休,没去到尽就不罢休!

  我轻轻拨开了她的手,不理会她的要求,嘴唇贴近她的嘴唇亲吻 ,并大胆的将舌头深入。这时,伯母也开始配合了,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我轻啜着她的舌头,也让她吸我的舌头。啊!能跟年长於我的女人做这种法国式的灵魂之吻,真令人感动得颤抖。

  接吻之馀,我的手依旧隔 亵裤探索 神秘的黑森林入口,而伯母的手,也突而其来的握住了我充血的肉棒。我与伯母就这样的彼此揉搓着。我进一步的将手伸入她的亵裤中,一触到那浓郁的阴毛,我的肉棒又胀大了许些。当触到正流着蜜汁的穴唇,肉棒膨胀到了最大。

  我使力的拨开伯母充血的外阴唇,戳弄着她肥美的阴穴。我把手指触向女人最敏感的阴蒂,用劲的按 那小一粒微微的肉球,来个像被电触到的摩擦。「嗯~嗯~喔喔~啊啊啊~」小龙继母的浪荡声越叫越大。跟 我的手指就完全插入到阴核里,直入到子宫口,用指尖绕着子宫口的周围,而伯母兴奋得整个臀部也随我手的动作不停的起伏。

  「嗯~爽~要死了~啊啊~爽啊~」听到小龙继母的浪叫声。我在也忍不住了,随之坐起身,一只手揽着她的头部将我全部的肉根送入她的嘴中,另一只手则往後的戳弄着她的阴户。她的双手则是推扶我的臀部,使我的肉棒能够更顺利的在她的喉头抽送 。她也时不时的灵巧利用舌头舔着我龟头下缘处,感觉犹如上了西天…在感到快要射精之时,我赶紧将肉棒抽离她温暖湿润的小嘴,换了个体位,将她的腰部挺起,把头埋入她那花香般的阴唇外,用舌头舔尝源源不绝的爱液,然後进一步的深入她的深穴中,以尖长舌头暂代了粗大肉棒的功用。在此同时,以黏湿湿的手指,慢慢地插入伯母最後的禁地,感觉她的身体颤了一下。我的手指与舌头就这样的互相调弄直搞小龙继母的穴穴,并不时的被喷流出来的爱液沾了满嘴都是。

  「嗯~嗯~嗯~啊啊~」又一阵更大声的浪喊,听的我酥痒难当。我害怕她的叫春声会吵醒小龙,便用沾满了爱液的手掌按 她的嘴,马上将肉棒插入她那已经湿润滑溜溜的小穴中,狠狠地抽送着,使她那流充 淫荡爱液的润穴,硬是又多丢了一次。我最後用尽下半身的力量,全力冲刺,最後一挺「喔~喔~喔~」将全数的精液狂 在伯母的子宫内。

  「啊~亲爱的,你这次…好棒…好棒啊!」小龙的继母跟着就失神地躺在床上,享受高潮後的涣散,逐渐昏睡…一听她发出打盹声,我就立即起身,并拿 伯母那条黑色棉质针织的花式镂空内裤,在她湿润的阴户中擦了几下,使它沾满爱液,然後小心翼翼的走出小龙家,慌慌忙地往自己家跑了回去。

  回到了家,已经清晨两点多了。我静悄悄的打开了门锁,溜回房内。跟着的几天里,我没敢到小龙家去,每天待在家中,拿 小龙继母那条沾有爱液的黑色棉质内裤,抚慰 、嗅吸 ,并用它套 我的鸡鸡上,拼命打手枪,直到一星期後那条内裤发出异味为止。


上一篇:全家大乱伦 下一篇:慈母憨儿